新闻中心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高考钉子户第19次失利,商标争夺战第19年暂歇


作者: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5-06-10  阅读数:351

  前天下午5时,随着一声哨响,2015年的高考昨日下午5时,随着一声哨响,2015年的高考结束了。

  相比于从校园里大步走出,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混在其中,显得格外扎眼。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参加高考19年的“钉子户”梁实。

“语文一般,数学一般,理综一般,英语马马虎虎,反正肯定考不上”以及“明年再考,一定行”。走出考场,梁实又是毫无新意地说出了这两句考后总结。

  因为连续19年参加高考,梁实一直是各大新闻媒体追访的对象,但与往年不一样,今年除了接孩子的家长,没有媒体将他团团围住,也没有接不完的采访电话。“媒体都烦我了,我自己也烦了”,梁实坦诚提起2015年的这场考试再度失利,“一年365天,至少270天守在茶馆看书复习,却几乎每年都只考300多分,离我希望考上四川大学的分数,还差了两百多分,连三本的学校,也还有一大截的距离。”

 当初“执着追梦”的高考钉子户,逐渐沦为了“调戏高考制度”的笑谈。

 被嘲笑的何止高考制度,还有梁实本人。就连身边的妻子,如今就只剩下翻白眼了。“其实我刚开始是不反对他参加高考的,毕竟不出去打牌不喝酒,读书不是坏事呀。”妻子说,可连续多年高考成绩只有300多分,让梁实扣上了“梁三百”的帽子,让她上街买菜都被人议论。

 为什么连考19年都未能如愿?“靠他自己在茶馆里看书,没有重点,不知方向,环境那么吵杂,根本没有学习气氛,能考得上才怪咧。”妻子觉得,梁实应该少些自负,踏踏实实找个好学校,让老师带着学一年。

 这也是梁实今年的打算。“找个学校学一年,我一定能考600分”,语气依然自负,但他已决定换一种方式。况且,“再不成功,我就把一切都结束了”。

 在距离梁实生活的成都1000公里之外的新乡,有个人也因为没有找专业机构,而不得不被纠缠了15年,这场旷日持久的商标战于不久前才刚刚结束,而纷争却仍在继续。

 提起“牛忠喜”烧饼,新乡可是家喻户晓。可声誉带来的不仅只有财富,还有经年累月的商标争夺。1920年,牛忠喜出生于辉县,因家境贫寒,12岁他便学打烧饼。15岁时,独立经营,牛忠喜烧饼在新乡一带有了名气。 1957年,牛忠喜成为新乡市饮食服务公司一名员工,并将打烧饼技术带到公司。1989年,“牛忠喜烧饼”一炮走红。同年,经牛忠喜同意,新乡市饮食服务公司正式注册“牛忠喜”烧饼商标。

 1995年,牛忠喜带领下岗子女,开起“牛忠喜烧饼店”,打起烧饼。

 1997年,争端开始,“老东家”刘福强以侵犯商标权为由,将牛忠喜告上法庭。随后,两家展开拉锯战,断断续续打了15年官司。

 其间,2009年,牛忠喜之子牛贵生申请并获得了“牛忠喜烧饼店”服务类注册商标。还将牛忠喜烧饼申请为新乡市非物质文化遗产。

 2009年,河南省高院做出判决:牛忠喜在家里打烧饼使用“牛忠喜烧饼”招牌并无不当,牛贵生在其父去世后子承父业,继续经营牛忠喜烧饼店应属合理使用,遂允许牛贵生在自己家,生产、售卖烧饼,但牛贵生在超市等经营场所及在商品包装、礼品盒上使用“牛忠喜烧饼”字样,超出了原有的使用范围,属商标侵权行为。

 随后,双方均不服判决,上诉至最高院,被驳回维持原判。

“尽管那场长达15年的商标拉锯战已尘埃落定,但近年来,牛家后人以商户名义,在新乡市多家超市入驻,出售烧饼,并未遵守法院裁定。”刘福强说,2012年,他先后将新乡市胖东来百货有限公司、新乡新玛特购物广场有限公司、永辉超市河南有限公司新乡宝龙店3家超市告上法庭。

 新乡市中院经审理认为,牛家取得的“牛忠喜烧饼店”商标,核准服务项目为43类,但未包括超市经营,明显超出其范围。故作出如下判决:超市立即停止对“牛忠喜”注册商标的侵权行为;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刘福强经济损失5000元;驳回了刘福强的其他诉讼请求。

 看到这里,相信不少人会有疑问,牛贵生卖着祖传烧饼,也申请了商标,那么超市销售其制作的商品,有何不妥呢?怎么会侵犯了刘福强的商标专用权呢?别着急,且来听听,连续10年全国商标代理注册量第一的中细软专家给你讲讲。

“这个案件乍看,确实没有什么不妥。”中细软的商标代理员小陈说,“但却恰恰是中国人的惯性思考让牛贵生19年来备受官司缠身。”

“没错,‘牛忠喜’烧饼确实是牛贵生的父亲牛忠喜所创,但是‘牛忠喜’烧饼却被刘福强所在的公司注册,且是经过牛忠喜本人同意——也就是说,‘牛忠喜’烧饼这个商标有且只能由刘福强所在的公司使用、销售,这是因为商标的专用权。哪怕牛忠喜本人都没有资格使用这个商标。”商标代理员小陈进一步解释说,尽管之后,牛忠喜的后人牛贵生也将“牛忠喜”烧饼进行了注册,但注册类别却是43类——提供餐饮和住宿,并不是食品类别,所以没有资格在食品包装上印有“牛忠喜”烧饼。而这三家超市在明知该种情况下,依然允许牛贵生设置柜台,进行销售,这就侵犯了刘福强的商标专用权。

 纵观这场横跨19年的商标拉锯战,小知想说,如果当事者双方中有任何一方能早点找靠谱的商标代理进行品牌打理,就不会这么疲于应战了。作为有着14年一线知产经验的中细软,分分秒就给出三种解决方案:首先,最初刘福强在申请注册“牛忠喜”商标时,应该多类别注册,这样就避免了牛家后人打擦边球。其次,牛家后人想“收回”“牛忠喜”商标,可以通过商标转让,向刘福强购得商标,这样打擦边球,注册旁类商标,迟早是会被发现,引发商标拉锯战。最后,刘福强还可以与牛家后人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根据商标法规定,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方式一般包括独占使用许可、排他使用许可和一般使用许可。无论选择哪一种,相信都比现在的结果好看。

 上面两个案例,都说明了一个道理:很多事情,并不是埋头苦干就会有结果的,你需要一个专业机构指明道路,四两拨千斤,选择远比努力重要。


世纪飞翔QQ客服

客户服务热线

0898-66861620


在线客服